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集团新闻
视力保护:
【综合】中南院的“接地极外交”
来源:中南电力设计院有限公司 作者:夏泠风、周挺 日期:2018-05-14 访问次数: 字号:[ ]

“经过全面的技术、经济及环评比较,我们慎重决定,巴西美丽山二期工程里约换流站将采用中南电力设计院提出的陆地接地极方案。”

随着国家电网巴西控股公司美丽山二期工程项目(以下简称“巴控美二项目”)经理Paulo宣布最后的评审结果,会场响起了雷鸣般热烈的掌声。中国能建旗下中国电力工程顾问集团中南电力设计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南院”)接地极团队成员们激动地与在场评审专家一一握手,因为这一场胜利实在是来之不易,眼前的成果,让他们双眼模糊起来……

时间倒回到2015年7月17日,国家电网公司成功中标巴西美丽山水电±800千伏特高压直流送出二期特许经营权项目,该项目是我国首个在海外独立开展工程总承包的特高压输电项目,标志着中国特高压技术、装备和工程总承包“走出去”取得重大突破。

同年8月,中南院就展开了该项目接地极的前期研究工作。设计团队中的项目经理许斌和主设人周挺都是身经百战的接地极专家,曾设计了富宁站、郑州站、普洱站等多个直流换流站的接地极。但是,当他们收到巴西工程地质资料时,都不禁邹起了眉头。

“里约站周边是大片的花岗岩和片麻岩地质结构,土壤电阻率太高,很难找到适合的接地极极址。”这是经验老道的许斌对巴西接地极工程的第一评价。

周挺也眉头紧锁,点头道:“是啊,以往国内工程极址处的深层岩层一般都是土壤电阻率较小的沉积岩,从未遇到这样的情况。而且巴西这边浅表层的土壤电阻率也大的出奇,这可怎么是好。”

思索良久,毫无头绪。于是,中南院接地极团队决定与巴西当地工程师进行一次技术交流,了解以往巴西接地极工程的基本情况,寻求解决思路。

技术讨论会上,面对我们提出的困难和困惑,巴方工程师双手一摊,说到:“是的没错,在你们之前,ABB公司也做了类似的调研并得出相同的结论,所以我们认为陆地接地极方案很可能行不通。”他呷了一口咖啡,缓缓地靠坐在椅子上,不紧不慢地继续说道,“因此,项目公司同时也开展了海洋接地极的可行性研究,这个由巴西电科院负责。”

“可是你们根本没有海洋接地极的工程经验啊?”

“但是现在还有充足的时间来开展工作啊。呵呵,当然,你们也可以继续陆地接地极的勘测设计,不过,对不起,我并不看好这一条路。”

不得不承认,老外说话就是心直口快,虽然我们听着很不舒服,但这也让我们清楚地了解了项目公司的真实想法。

回到住处,中南院接地极团队展开了激烈的内部讨论。

“怎么办,要改海洋接地极吗?”就连拥有丰富接地极设计经验的周挺也感到一丝迷茫,因为谁也不知道,陆地接地极方案走下去会不会真的是一条死胡同。而且,国内团队中也不乏支持海洋接地极方案的声音,这让大伙感到十分困惑,裹足不前。

然而,许斌却异常坚定地说:“继续陆地接地极方案!”

面对周挺的疑惑,许斌继续解释道:“中国和巴西都没有海洋接地极的建设经验,不确定因素很多,风险不小。而我们中南院拥有丰富的陆地接地极技术储备,以往工程中也遇到过不少困难,最后不都顺利解决了吗。所以我们要相信自己的能力。世上无难事,只要肯攀登,巴西那么大,我就不信选不出小小一块极址!”

在许斌的鼓舞下,中南院接地极团队明确了前进的方向,同心协力,奋勇向前,发誓要用实力征服巴西专家,征服巴西工程。

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中南院副院长 地质专业出身的尹镇龙和接地极专家曾连生主工在仔细分析了里约周边的地质条件后,创新性地提出了通过深层地质结构分布推断可行极址区域的选址策略,并与前方接地极团队一起对56个备选极址进行了一一筛选。

 

还记得当我们将56个极址的踏勘申请提交给巴西工程师Daniel时,对方脸上惊讶的表情。“56个极址?你们知道完成踏勘要多长时间吗?”

“为了确保选出可行极址,这是必要的。”我们笃定的回答。

三个月的实地踏勘,中巴工程师携手几乎踏遍了里约州和米纳斯吉拉斯州的每一个可能作为极址的角落,为后续设计工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踏勘过程中,中巴工程师互帮互助,默契配合,虽然条件艰苦,但是一路上充满了欢声笑语。从相互怀疑,到彼此信任,这之间看似只有一次踏勘的距离,谁又知道中南院接地极设计团队在这背后的默默付出。

在前期扎实的工作基础上,中南院团队终于在里约换流站北部约140公里处找到了适合建设接地极的场地,在此完成了接地极布置方案的初步设计,并于2017年8月底一举通过了接地极方案评审会,击败了海洋接地极方案,获得了业主和接地极专家们的一致认可。评审通过后,巴西美丽山二期工程项目经理Paulo对周挺说:“虽然最开始我内心是偏向采用海洋接地极的,但是你们的工作深度完全扭转了我的看法。好样的,my friends!”

正如上世纪70年代的乒乓球外交加速了新中国走向世界的步伐,通过近两年的努力,中南院的“接地极外交”不仅让中国的接地极技术走出了国门,同时也构筑了中巴两国电气工程师之间友谊的桥梁,为巴西工程的顺利推进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打印】 【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