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媒体聚焦
视力保护:
中国能源报:中南院胜出接地极“外交”(新闻特写)
来源:中南院 作者:夏泠风 周挺 日期:2018-05-09 访问次数: 字号:[ ]

  在巴西美丽山水电±800千伏特高压直流送出二期特许经营权项目(以下简称“美丽山二期项目”)中,中国能建旗下的中电工程中南院(以下简称“中南院”)承担了送受端换流站及接地极的设计工作,这是中南院首次承担海外特高压直流工程设计。

  接地极是直流输电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土壤电阻率、土层结构、含水情况、可施工面积等因素将直接影响其效果。

  2015年8月,中南院着手开展接地极的前期研究工作。当收到美丽山二期项目的地质资料时,身经百战的接地极专家皱起了眉头。

  “里约站周边是大片的花岗岩和片麻岩地质结构,土壤电阻率太高,很难找到适合的接地极极址。”项目经理许斌直言。“是啊,国内工程极址处的深层岩层一般都是电阻率较小的沉积岩,巴西这边浅表层的土壤电阻率也大的出奇,非常不利于接地极设计。”项目主设人周挺补充道。

  思索良久,毫无头绪。中南院接地极团队决定与巴西当地工程师进行一次技术交流,了解以往巴西接地极工程的基本情况,寻求解决思路。

  技术讨论会上,巴方工程师心直口快:“在你们之前,ABB公司也做了类似调研并得出相同结论,所以我们认为陆地接地极方案很可能行不通。因此同时开展了海洋接地极的可行性研究。”

  了解了项目公司的真实想法后,中南院接地极团队展开了激烈的内部讨论。“怎么办,要改海洋接地极吗?”周挺也感到一丝迷茫。一时间,大家裹足不前。

  “继续陆地接地极方案!”许斌异常坚定,“中国和巴西都没有海洋接地极的建设经验,不确定因素很多,风险不小。中南院拥有丰富的陆地接地极技术储备,我们要相信自己的能力。巴西那么大,我就不信选不出小小一块极址!”

  方向既定,风雨兼程。中南院副院长、地质专业出身的尹镇龙和接地极专家曾连生创新性地提出了通过深层地质结构分布推断可行极址区域的选址策略,他们与接地极团队一起,对备选极址进行了筛选。

  当设计团队将56个极址的踏勘申请提交给巴西工程师Daniel时,对方一脸惊讶:“56个极址?你们知道完成踏勘要多长时间吗?”

  “为了确保选出可行极址,这是必要的。”设计人员笃定地回答。

  三个月实地踏勘,中巴工程师携手,几乎踏遍了里约州和米纳斯吉拉斯州的每个角落,终于在里约换流站北部约140公里处找到了适合建设接地极的场地,并完成了接地极布置方案的初步设计。

  该设计方案于2017年8月底一次通过评审,击败了海洋接地极方案,获得业主和接地极专家们的一致认可。“虽然最开始我是偏向采用海洋接地极的,但你们完全改变了我的看法。好样的,my friends!”美丽山二期工程项目经理Paulo激动地说。

  目前,中南院已经完成了里约换流站陆地接地极的所有初步设计工作,施工图设计工作也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中。

 


(
《中国能源报》2018年5月7日第26版)


打印】 【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