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文化生活
视力保护:
【综合】在德令哈制造太阳
来源:西北电力设计院有限公司 作者:李娜 日期:2018-08-20 访问次数: 字号:[ ]

2016年的冬天,我第一次登上前往德令哈的飞机,作为项目设计总工程师前往参加中控德令哈二期50兆瓦光热电站的开工典礼。

在飞机上,邻座的旅客一直在讨论海子的诗,也是那时我才知道海子和德令哈的渊源。记忆中海子的诗是激情四溢的,我想,如果他看到戈壁滩上屹立的中控德令哈光热电站,不知道又会写出怎样慷慨激昂的诗句。

刚下飞机,同行的业主指向西北方向的一个发光点,说那就是——中控德令哈一期10兆瓦光热电站。据业主介绍,一期项目于2013年7月成功并网发电,成为亚洲首座商业运行的光热发电项目,它的投运不仅刷新了多项亚洲纪录,而且推动了国家第一批光热示范项目之一的中控德令哈二期光热项目的落地实施。那天业主的话我已经记忆模糊,但是当时一期项目吸热塔带给我的震撼历久弥新。那是将近三十公里的距离啊,高高矗立的吸热塔闪耀的光芒竟如此炫目,我仿佛觉得天上好像升起了两颗太阳!而我们就是制造太阳的人!

时间犹如白驹过隙,一晃间近两年的时间已经过去。按照原定2018年12月并网发电的时间节点,如今中控德令哈二期光热项目也进入了投运的倒计时阶段。两年来,作为整体设计单位,西北院抽调了光热研究的核心力量组建团队,对大规模镜场控制技术、熔盐吸热、储换热技术等各项核心技术进行全面攻关,克服了设计中遇到的重重困难,确保了项目的顺利推进,留下了一个个攻坚克难的动人故事。

由于国内光热项目建设刚刚起步,大部分设备厂商没有接触过,缺乏设备制造经验,造成主、辅机资料不断变化,从而导致工程设计也必须随之不断修改,这也让热机专业的主设人钟相源吃尽了苦头。他经常是刚根据旧一版资料改好图纸,新一版资料又来了,于是前面的工作就成了“无用功”,一切又是从头来过。除了根据研究梳理的本专业内容不厌其烦地反复改图,他还要针对主机厂的设计进行校核和提出建议,以供主机厂优化主材参数和设计方案。据统计,最终主机厂修改主机资料多达19版,他也相应的改了19版设计图纸。连续三个月的加班加点,他终于在冬歇期间完成热机主要卷册的设计,保证了项目春季开工的图纸供应。对于图纸的反复修改,钟相源看得很开:“反复的修改让我掌握了更多的设计方法,也让我对光热技术有了更加深入的了解。”

除了因设备厂商原因而多次修改图纸外,因为现场施工条件变化而改图的事情也是屡见不鲜。项目开工之初,施工单位按照场地自然坡度进行了大场平,形成了高达1%的场平坡度,彻底破坏了场区原定的竖向布置方案。面对既成事实,总图主设人石涛面临着两个艰难地选择:一是整体抬高发电区南侧,二是采用台阶式的布置方案。采用前者意味着要追加大笔重新场平的投资,而且时间上难以满足,但是对设计人的风险很小;采用后者意味着在总平面图上每一处的标高都不相同,需要对每个建筑物、每根管线都确定标高和坡度,工作量增加几倍不说,错误发生的概率大大增加,设计风险随之加大。经过反复权衡,石涛综合考虑工期、投资、镜场位置、吸热塔位置以及进场道路等因素后,终于忍痛选择了不利于自己的阶梯型布置方案。他说:“阶梯型方案可以让系统更加流畅,也可大大节省造价和工期,对于我不过是需要绘图时更加细致,日常多加几个班而已。”

距离2018年年底并网发电还有不足四个月时间了,西北院的设计工作也接近了尾声。像钟相源和石涛这样的小故事依旧在不断上演着,但是每一个参与的设计师都毫无怨言,在享受着这痛并快乐着的设计过程。大家怀揣同样的信念:能够参与中控德令哈二期50兆瓦光热发电项目的设计是我们的荣幸。当看着初具规模的镜场在戈壁滩上熠熠生辉, 当遥望峻峭挺拔的吸热塔在青藏高原上触摸蓝天,自豪感会不自觉充溢心胸,我们是制造太阳的人!

打印】 【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